遭高瓴資本清倉 蔚來高管回應:可以理解投資人的想法-荒唐皇帝
  1. 首页
  2. 新闻动态
  3. 正文
编辑:遭高瓴資本清倉 蔚來高管回應:可以理解投資人的想法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17日 00:29:26

遭高瓴資本清倉 蔚來高管回應:可以理解投資人的想法

2月6日,蔚來宣佈一筆1億美元的融資達成,投資方是非關聯的亞洲投資基金。

新獲2億美元,蔚來暫緩融資困局

而對於蔚來未來的融資規劃,中新經緯記者詢問的多名蔚來內部人士都不願再多談。上述蔚來高管稱:“外界捕風捉影的情況太嚴重了,在沒有實質進展前,我們不方便再透露更多信息。”

對此,一名蔚來內部人士向中新經緯記者表明:“延遲發工資是因為之前8號發,但是8號銀行和我們都不上班,所以延遲到14號。”他仍笑稱,“地球上沒有哪個企業,晚發5天工資能像蔚來這樣上頭條。”

在正式“分手”前,高瓴資本曾是蔚來汽車的第三大股東。中新經緯記者梳理得知,自2015年至2018年,高瓴對蔚來的重視程度不斷上升,不斷加大對蔚來的資本註入。

今年1月,廣汽集團也否認了將入股蔚來10億美元的傳聞,稱雙方目前尚未形成任何具有約束力的協議,且廣汽投資額度不會超過1.5億美元。

雖遭高瓴資本“拋棄”,但蔚來汽車近日在融資方面卻傳來好消息。

不少人將此次高瓴資本的清倉動作解讀成不再看好蔚來的佐證。而值得註意的是,此次高瓴清倉的汽車股不止蔚來汽車一家,還有所持特斯拉的66.83萬股。此外,其清倉列表裡還包括像陌陌、蘋果、亞馬遜等熱門科技股,陌陌、諾亞、58同城等中概股。

不過,高瓴在第三季度卻迅速減持蔚來股份至1337萬股,降幅達68%。直至2019年12月31日,高瓴正式清倉蔚來,不再持有其股份。上述蔚來高管向中新經緯記者表示:“高瓴這次最少得賺10億元。”

事實上,這兩筆資金的註入,緩解了蔚來在過去一年的融資困境。經中新經緯記者梳理,僅在過去的一年裡,蔚來就有3筆融資進展被“告吹”。

2015年,高瓴在蔚來A輪融資中領投1億美元,並參投了2016年的C輪以及2017年的戰略融資。2017年2月,蔚來向高瓴旗下基金髮行了總金額為2700萬美元的B系列優先股。直至2018年9月,蔚來在納斯達克正式IPO,高瓴將自己的持股比例推高至7.5%,併成為蔚來第三大股東。

不過,在2019年,高瓴對蔚來的投資開始呈現先升後降的趨勢。2019年1月,蔚來汽車發行總額為6.5億美元的可轉換優先債券,高瓴購買了其中的3000萬美元債券。2019年第二季度,高瓴翻倍增持了蔚來2061.85萬股,持有總股票數達到4193.83萬股。

值得註意的是,此前不久,蔚來才新獲兩筆投融資,剛向市場釋放出樂觀信號,如今又生變動,蔚來的未來將如何?

與此同時,高瓴資本新進了三家生物醫葯公司,併在第四季度及時入手了遠程辦公應用的ZOOM,持22.5五萬股。押註生物醫葯和遠程辦公,被視為高瓴大幅清倉的真正原因,而蔚來只是其中一枚“棄子”。

遭高瓴資本清倉 蔚來高管回應:可以理解投資人的想法

“分手”前高瓴曾為蔚來第三大股東

2月14日,蔚來宣佈再次完成1億美元的可轉債融資項目。蔚來方面也表示,其他融資項目已取得積極進展,蔚來主要聚焦在可以給在中國的業務發展和效率提升帶來戰略價值的融資項目。

2019年5月,蔚來宣佈北京亦莊國投將向其投資100億元;2019年10月,蔚來汽車被傳出和浙江湖州市洽談一筆超過50億元的融資,而這兩筆融資最後都不了了之。湖州市相關發言人在回應媒體時直接表示,未簽協議因為這一項目風險過大。

據悉,高瓴是蔚來上市前的重要投資者。蔚來上市後,高瓴持股蔚來7.5%,曾是蔚來第三大股東。蔚來一名高管向中新經緯記者表示:“這是正常的現象。生意就是生意,投資人的想法可以理解。”

K圖 NIO_0  據高瓴資本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遞交的文件,截至2019年12月31日,高瓴資本已不再持有蔚來汽車股份。

原標題:遭高瓴資本清倉,蔚來高管回應:可以理解投資人的想法

與此同時,外界也對蔚來的現金流情況給予了高度關註。不久前,蔚來延遲發放工資的消息登上熱搜。此外,蔚來仍稱目前已發起一項員工自願參與的十三薪置換成限制性股票計劃。外界猜疑:蔚來已經發不出工資了?